Simons看着减压舱里面的Fizz,看着他安详的睡颜,几乎都要忘记他是怎么和自己找茬拌嘴的了。最近,她总是想起他们在神盾学院的日子,无忧无虑,尚未背上拯救世界的重任。

她突然觉得有点说不清眼下的这份感觉,不知道到底是该欣慰还是难过,毕竟,这样子的Fizz,不再天才的Fizz,她即便是穷尽自己的想象力也无法描绘出大概。可是,至少他还活着,对,只要活着,就已经很好了

她轻轻地抚上舱盖,就好像可以触碰到他的脸颊一样,“Fizz”,虽然他就在眼前,Simons却觉得从未像现在这样思念过他,“至少你还有我,你知道的吧”

评论
热度(2)